ROLINES

【周江】爱啦啦 10-12 -大结局-

千山山☆:

·链接:01-03   04-06  07-09


·校园梗,一对毫无默契的发小的故事


·写的少女心飞起XDD【被踢走


10


三天后周泽楷就把这句话原封不动吞回去了。


这是有原因的,毕竟哪个岳父看到他女婿和别家男孩吻在一起都会气疯。


孙翔毫无准备,才进门就被人按着狠狠揍了两拳,然而他反应极快,伸腿就把人踢开了。


“操!”孙翔的好心情全没了,“你神经啊?”可周泽楷的气势比他还足,冷冷的眼神硬是让人看出了唾弃,孙翔一时都被唬住了,自我回忆了一下觉得也没哪里对不起他啊。“干嘛啊,我招你惹你了?”孙翔说,“不会到现在才发现我是弯的吧?”


周泽楷“哼”了一声,问他:“约会?”


孙翔说:“是啊!怎么,弯的就不能恋爱啊!”


周泽楷压着火气提示他:“小江。”


“小江?江波涛?”孙翔愣了愣,“江波涛怎么了?他又不喜欢我?”


“你怎么知道!”


“他喜欢我?!”


室内陷入一片死寂。


周泽楷瞪着孙翔,忽然很想把3秒前的自己给吃掉,早知道这家伙啥都不知道,还不如就让他约会去得了。


孙翔难得有些尴尬,他抓了抓脑袋,有些迟疑:“那什么,是不是你弄错了?”


周泽楷还在懊悔,没理他。


孙翔等了等,觉得这么拖着实在磨叽,直接掏出手机一个电话打了过去。


“喂,我是孙翔。”


周泽楷没说话,悄悄竖起了耳朵。


“对,我找你有事。”孙翔说,“听说你喜欢我?”


这话一出,一对发小极有默契地僵在了电话的两头。


“啊?”江波涛先缓过来,吃惊却一点也没掩饰,“怎么会,我们是朋友啊?”


 “对嘛,”孙翔松了口气,不客气地瞪着周泽楷,“我们是好朋友啊!”他刻意加重了好朋友几个字的音调,结果周泽楷听了更不高兴了。


恋人你都不是,还来抢我朋友的位置?


他边气边给江波涛发短信,也不知是不是猜出了孙翔的电话多少与他有关,江波涛应得很快,直接把地点定在了学生街的酒吧。


11


然而,周泽楷没能从小江那儿得到他想要的回答,待到他到达酒吧时,江波涛已经完全醉了。江波涛的酒量不算很好,但因为都有克制,加上周泽楷一向会帮他挡酒,也没出过什么问题。今天算是例外了。


这段时间江波涛心情一直不好,本来因为这条路不好走他不想让周泽楷也掉进来,自己却有点爬不出去了,加上孙翔又不按常理出牌,直接把他的计划全盘打乱,眼看着周泽楷又要过来了,真感觉编毛理由都没用,掩饰都掩饰不过来,心累。只是他借酒消愁,却先把理智给浇没了,绝对的大意。


周泽楷好不容易穿越人群把这个醉鬼劝下吧台,好声好气、半哄半骗地运回宿舍,精力再好也有点受不了。所幸江波涛的舍友每周末都回家,倒方便了照顾他。


周泽楷小心翼翼把人抱上了床,观察着觉得江波涛没有呕吐的倾向,先去浴室找了他的毛巾给他擦脸,然后烧了水放在桌上凉。江波涛大概是累到了,这下倒不像方才那样孩子气,乖乖地躺在床上,偶尔动动身子,哼两句谁也听不懂的话。


周泽楷坐在床边看了他一会儿,伸手试探性地揉了揉他的发。江波涛几乎是无意识地蹭了蹭他的手,幅度不大,周泽楷却感觉到了。


这个有点儿撒娇意味的动作让他心下一动,于是轻轻将手放在江波涛的前额,动作温柔地抚摸。睡着的人果然露出了似乎是惬意的表情,小幅度地晃了晃头。他甚至侧过了身,睡颜正对着周泽楷。


不想让别人像这样触碰他。


不想让别人见到他毫无防备的样子。


周泽楷沉默地看着他。


有一段时间了,这种挥之不去,噬咬着理智的自私。


——虽然这自私来得没有任何立场。


12


江波涛宿醉醒来,好不容易把一团乱麻理了个清楚。


但他的思路仍有几分迟滞,对周泽楷的雷厉风行一点办法也没有。


先是一个电话,告诉他“想说什么就说,我们就到”;还没等他想明白周泽楷口中的“我们”,门就被敲响了;接着孙翔带着一脸状况外的迷茫被推进了门里,而周泽楷似乎怕自己后悔,草草说了句“你们聊,我先走”就果断把门关了。


沉默了片刻,孙翔问:“所以又关我事啦?”


江波涛头还痛着,但看着他无辜的表情也忍不住笑了,示意孙翔先坐着,自己去倒了两杯水。“都是误会。”他省略了自己对周泽楷的那点心思,把过程简单说了一遍。


“所以都是周泽楷的错。”孙翔和他立场一致,一边听得跌宕起伏,一边回想一下自己的经历也深有感触,觉得江波涛被周泽楷坑的很惨,于是同情地拍了拍他的头。


——而周泽楷推门时正好见到了这一幕。


周泽楷离开的时候觉得自己很冷静,他认为自己的思路很清晰。既然小江想坦白,他就给他坦白的机会,如果不成,那就算了,如果成了……到时候再说。


他用平时的两倍速度从江波涛所在的六楼走到了一楼,站在大门口数了一百下,冷静地估计了一下,觉得自己给出的时间已经足够宽裕了,然后果断往回走。


就算见到孙翔碰了他不该碰的地方,周泽楷还是很冷静。他面无表情地走过去一把拍下了孙翔的手,抓着就把人给推到了走道,关门,落锁。


孙翔那个气啊,在外头“砰砰砰”地敲门,任谁大早上莫名其妙被拖走现在又毫无道理被赶都会火吧。


周泽楷也气,他冷静的假象再也维持不住了,抓着江波涛的肩膀就问他:“成了?”


江波涛也气,把周泽楷的手拍掉问他:“你闹够了没有?”


周泽楷可委屈了,哑巴了一会儿才找到话:“我在帮你……”


“我不需要你帮了,”江波涛打断了他的话,“你不是答应不插手了吗?”


周泽楷看着他冷淡的表情,终于开始慌了,他不明白事情怎么到了这个地步,却害怕江波涛连朋友都不想做了,神经被这个念头刺激,先于理智控制了身体,上前一步就把他搂进了怀里。“对不起,”周泽楷低声地重复着,“我错了,对不起。”


他的体温带着室外的寒气,却在拥抱的一瞬化为热度渗入身体,江波涛垂在身侧的手轻轻抖了下,最后错过腰,按在了周泽楷的肩膀。他没有回抱,也没有推开他,只是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你道什么歉?”


周泽楷不觉得自己错了,所以他没有回答,而是问了另一个问题:“不想做朋友了?”


江波涛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无数个念头闪过,最后归为平静。他说:“如果是呢?”


周泽楷放开了他,微微低头注视他的眼睛。他认真的时候很有几分压迫感,江波涛也松开了手,转而在身侧握紧。


他们的身高不过五厘米之差,对视时几乎能感觉到对方的吐息。


周泽楷忽然笑了。“那就做恋人吧。”他说着,抬起江波涛的下巴,低头吻了上去。


江波涛不受控制地抓住了他的衣角,任唇舌被全面侵犯,他的意识有一瞬恍惚,想着小时候他们曾出于好奇亲吻过彼此,但那些带着羞涩、纯洁而无知的时光都已一去不返,他们也终于走到了这一步。


都不是初恋了,这个吻或许突然,却并不突兀,仿佛本应如此。


江波涛的气息开始不稳时,周泽楷放开了他,却转而抵住了他的额头,任彼此的吐息暧昧地缠绕在狭隘的空间里。


“你发神经吗。”江波涛说得很平静。


“对啊。”周泽楷说,他甚至笑了。


“我早就神经了。”亲吻额头。


“对朋友心动。”鬓角。


“不想帮他。”眼睑。


“吃醋。”鼻尖。


“嫉妒。”侧脸。


“反悔。”耳垂。


“希望他失败。”下巴。


“就是这么糟糕。”唇角。


周泽楷望着他的眼睛,慢慢说出了最后一句:“现在你知道了。”


“嗯,我知道了。”江波涛说。


一瞬的沉默,他一把扯住周泽楷的领子,把人拉下来,吻住了他的唇。


 


——你自己跳下来的,就别想我放过你了。


 


end.


 


---剧场---


门打开时孙翔还在那儿等着呢。他敲门敲累了,正靠在门对面的墙上休息,眼看着人终于出来了,气氛却有些奇怪。


“你们怎么回事啊?”孙翔问。


周泽楷很冷静,他绝对没有示威意思、纯粹只是解答问题,把和江波涛交握的手举起来在他眼前晃了晃,说:“就这么回事。”不等他回话,就擦身而过。


江波涛转身做了个抱歉的口型,也顺从地被拉走了。


 


爱、情、呀。


——END——


lo主:这一篇也完结了~希望喜欢w这里千山,下一个坑见【你

【周江】爱啦啦 07-09

千山山☆:

·链接:01-03   04-06


·校园梗,一对毫无默契的发小的故事


·快完结了~


7


——“出来走走?,,Ծ Ծ,,”


视线在窗口停留了片刻,江波涛并未犹豫,随便找了个借口推脱,最后索性退出了界面。


他觉得事情有些超出掌控了。


原本就他而言,虽然起因不大对吧,但多交个朋友并不是坏事,何况孙翔既然也是同道,认识了以后也许还能互相帮衬一下。


但周泽楷插手插得太勤了。


一开始江波涛还能说服自己这是出于关心,可左右试探他的恋爱进度,甚至好几次莫名其妙地出现在了现场,就算发小也有点过了。他的情商本来不低,即使之前对周泽楷的那点心思没能醒悟,那也是因为当事不自知。


江波涛觉得这种心情是正常的,就像高中时周泽楷的第一个女友,从情书到约会计划基本上都是江波涛一手包揽的,不过最后成功了吧,看着小周被另一个人亲密地挽着手——虽然那时他对周泽楷还没啥歪念——心里还是非常不适应的。江波涛面上自然还是笑着的,但周泽楷一眼就看出他有点不高兴,差点就习惯性想往他身边凑,要不是江波涛看出点征兆眼神给阻止了,估计他发小的初恋就得这么掰了。


而周泽楷的安全感某种程度上比他还差点,所以即使后来江波涛恋爱了,还是很注意发小的感觉的。或许就是这种不自觉的偏心,他就没有一个前任是和周泽楷处的好的,即使再怎么信誓旦旦不会介意,到最后就没几个能做得到。有些占有欲强的,恋爱时甚至不得不避开周泽楷,到最后心动都变成了心累。


其实,站在了他这个位置,要想就这么把周泽楷给引过来,甚至模糊他的情感意识,让他觉得这种不习惯是出于爱情,也不是做不到。


但江波涛不愿意。


8


周泽楷并没能得到时间把他纠结的小心思理清,课还要上,活还要干,而小江不再如之前那样来找他了,他的关注点只能不情不愿施舍给他的舍友。


周泽楷盘腿坐在床上,戴着耳机看一个无聊透顶的综艺节目,江波涛的留言就在q上,时不时被翻出来看两眼——“不出门了,陪朋友过个本。”这个朋友是谁周泽楷觉得完全不用想,孙翔就背对着他在打游戏呢,即使隔着音效也想象得出那噼里啪啦的敲击声。


男生的娱乐活动就那几样,而比起周泽楷或孙翔这样的主攻,江波涛玩游戏多是打辅助,只是周泽楷的专属辅助被别人抢了,一个人怎么都乐不起来,干脆随便点了个节目打发时间。


他觉得自己像在看一只大尾巴狼,更可气的是这只狼明明什么都没干,小白兔就自投罗网,主动奔着坑去了。不知道别人家的小白兔养大很不容易吗?!


……


周泽楷知道自己对江波涛有种保护欲,从小就是。


早在他们都还是孩子的时候,江波涛就对他坦白了性向。那时的周泽楷看着江波涛忐忑的神色,最先的念头并不是小江和我不一样,而是我要保护他。


江波涛高中时对家里出柜,那时的他远不如现在圆滑,和他爸大吵了一架什么都不带就跑了。等周泽楷收到消息、兜兜转转在他们的秘密基地找到江波涛时,他整个人又冷又饿,虽然还笑着吧,但简直一吹就倒,被他带回自己家后当天就高烧了,养了一个星期才缓过来。周泽楷担心的不行,一直守在他床边,周妈妈怎么劝都不走。


整整三年时间,江波涛好几次受不了家里的氛围就往周家跑,和周泽楷挤一被子吐槽。周家的氛围是难得的开明,周泽楷不能体会他的烦恼,但听江波涛在那儿叹气,就忍不住想抱抱他,摸摸他柔软的头发,告诉他他在这里,一切都好。


等到大学,江家的冷战终于结束,他们虽然考进了同一所大学,却选择了不同的专业。那个偶尔还需要周泽楷安慰的小江消去了后顾之忧,似乎一夜间不见了,周泽楷还曾隐秘地失落过一阵。


而现在,周泽楷觉得那种保护欲又回到了身上,而且前所未有的强烈。


他就是做不到在边上干等。


9


江波涛第二天就被周泽楷堵在教室了。


“出去走走。”周泽楷说,这下连问句都不是了。


江波涛这次很顺从地跟他走了,甚至还主动开了话头。


“挺顺利的,他人挺好,一切有数。”江波涛说,“还想知道什么?”


周泽楷的话一下子被堵了一半,气势也蔫下去不少。而江波涛试图快刀斩乱麻,根本没打算给他思考的时间,接着就说了:“小周,你是不是不大习惯?”


周泽楷有些茫然地点了点头。


“嗯,我明白,其实以前你交女朋友的时候我也会不习惯啊,”江波涛说,“不过这很正常,因为我们关系太好了,和亲人一样。你看,有哪个岳父对于女婿是看顺眼的呢?相信我,一切都不会改变的。”


周泽楷觉得有些不对,但又说不出所以然。


江波涛说:“其实我没想一定要追到孙翔,就这么当朋友也挺好的,托你的福我已经对他了解很多了,接下来我想顺其自然。”


这话周泽楷懂了。


“不想我插手?”周泽楷有点笑不出来。


江波涛摆了摆手,依然笑得很和气:“不是插手。”他的表情很真挚,“小周,我知道你想帮我,不过恋爱毕竟是两个人的事,我总要自己面对的。”


那种闷闷的感觉又出现了,不强烈,却很严实,堵在胸口,让人呼吸不畅。周泽楷沉默良久,忽然轻声问他:“最好的朋友?”


“当然。”江波涛说,他的声音忍不住柔了下来,“你是最好的。”


“如果你成功,”周泽楷顿了顿,“他重要,还是我重要?”这个问题太过幼稚,就像撒娇的小孩子,然而周泽楷问完耳根都红了,却还是坚定地等着答案。


“你重要。”江波涛脱口而出,说完才意识到他还是被周泽楷失落的样子影响了,连忙补了一句,“他只不过是恋人,你是家人。”


“……好。”周泽楷说。


“不要不开心呀,”江波涛笑了笑,故作轻松地张开了双手,“要不要抱抱?”


我要失去小江了。


这个念头一闪而过,周泽楷扯了扯嘴角,上前将他抱在了怀里。带着温度的肩膀靠的很近,陌生而熟悉的气息几乎要渗入身体。


周泽楷像从前那样,亲昵而安慰地揉了揉他的发。


放心吧,我不会再插手了。


——TBC——


Lo主:我居然日更了_(Xзゝ∠)_

【周江】爱啦啦 04-06

千山山☆:

·链接:01-03


·校园梗,一对毫无默契的发小的故事


·来自发小的关心与敌意【x




4


“我欠你钱了?”孙翔松开掌机,终于开始考虑要不要老实地去套件T恤。今儿个他是院内篮球赛的班级大前锋,回来时早就热得不行了,快快冲完澡想着都是大老爷们的,就随意围了件浴巾出来吹风扇了。只是再大大咧咧的人在这种解剖一样的眼刀下挺了这么久也要有感觉好吗,他只是不爱注意,又不是傻。“你都盯了我半小时了吧?”


周泽楷没说话,依然维持着他自以为严格的审视目光。


长相比不上自己,还可以吧,水准以上。


经不起激,沉不住气,容易吃亏。


不过可能小江就喜欢这款呢,他自己很耐心嘛,互补。


这是周泽楷不知不觉养成的一个习惯,对于江波涛的每一个潜在或确定对象会暗自考量一番。他的理由充分,这都是为了避免小江遇到不好的人,毕竟弯的路总是比直的难走嘛。至于江波涛每一任男朋友都和他关系冷淡,那都是他们气量太小,不够爷们。


孙翔咳了两声彰显存在感,周泽楷才回过神。


“周泽楷!有事就说!老瞪我算怎么回事啊?”孙翔捏了捏浴巾,忍了忍没瞪回去。他觉得两个人相处这么久也算朋友了,虽然周泽楷不爱说话吧,但人还是不错的。这次可能有事求他帮忙,这人害羞,需要体谅。


周泽楷丝毫没被他的语气影响,沉稳一如往常:“弯的?”


孙翔正拿了瓶可乐在开,震惊下砰地喷了自己一脸。然而他随手抹了把脸,根本顾不上打理:“卧槽谁告诉你的!”他看着几乎有冲上来逼问的趋势了,周泽楷“呵”了一声,伸腿抵在孙翔的膝盖上阻止他的动作,对他的评价蹭蹭地往下掉。


“猜的。”周泽楷说。


孙翔冷静了一点,站起身先去浴室擦了身子,这回是套了衣服出来的。“行,你猜的。”孙翔坐回原位,“你猜这玩意干嘛?”他捏了捏拳头,“我先说好,你不是我喜欢的——”


周泽楷想呵他一脸,结果被自己呛到,死命咳了一阵,缓过来时脸都红了。“我,”他指着自己,“直的。”


孙翔一拍大腿:“你早说啊,吓我一跳。”免去了心头之忧,他又能好好做朋友了,“那你问这干嘛,好奇?你不会这么无聊吧?”


“嗯。”周泽楷忍了忍还是认了,“就是无聊。”


5


——孙翔,弯,12.2,185cm,射手座,体委,参加社团XX、XXX……


江波涛扫了眼极其少见的由周泽楷发来的长短信,在掺杂了部分私人评价的详细资料最后,他还加了个卖萌的颜表情。然而对于发小超乎常人的行动力和贴心服务,江波涛内心除了呵呵实在没有别的感觉。


呵,直男的审美。


他坐在需要提前预定的甜品屋里,在一对对情侣砰砰冒出的粉红泡泡里微笑着咬碎了一个冰块。江波涛捏了捏鼻梁放松神经,如果他没有猜错——


孙翔风一样开了门冲进来,左右扫了两眼,很快目标明确地在江波涛对面坐了下来。“我记得你,”他先是端起桌上的水一饮而尽,歇了歇气才继续,“你是一直来找周泽楷的那谁吧……好像名字里很多水……”


“江波涛,你好,”江波涛笑了笑,“你是小周的舍友对吧?记性很好啊。”


孙翔念了两声“江波涛”,不知想到什么自己先乐了。“九点水,你这名字不错,”孙翔说,“周泽楷说他有事,手机没电了,让我过来和你说一声。”他扫了扫周围,似乎有点迟疑,“那个,你在这吃?”


“不,”江波涛果断扯清,“是小周喜欢这里。”他站起身,想了想问孙翔,“你吃了吗?我去校门口第三家开荤,要不要一起?”


“你也爱吃辣?”孙翔立刻跟上,“必须带我!走起走起!”


周泽楷还不知道自己的品味被先后两次嫌弃,正拿着本雅思单词坐在过道旁的椅子上装模作样地看书——这个角度正好可以透过甜品店透明的玻璃看到特定几个桌子的情景。


他当然不是八卦,只是纯粹关心发小。


只是眼看着孙翔才进去没多久,两个人就一起往外走了,周泽楷不免开始担心不顺利。可这是他前几任女友都喜欢的店啊?就算没话讲也可以吃东西嘛。


周泽楷动作迅速收好了东西往他们离开的方向走,然而出师不利,才跟了几步手机就响了——“就好像飘在外太空,别的星球~只有我们存在~”


忘记改回来了!!!!!


周围的目光刷地聚拢,周泽楷脸都红了,手忙脚乱地接了电话:“喂?”


“哈喽小周,抬头啊。”熟悉的声音让他瞬间僵成了木头人。


孙翔在路边等着,没忍住打了个哈欠。而江波涛站在他身边,微笑着冲这里挥挥手,“我们出去吃,你来吗?”


——不了,你们去吧。


这句话就在嘴边,却不知为何变了个样。


他说:“好啊。”


6


周泽楷很快就后悔了。


他不怎么吃辣,然而江波涛和孙翔不仅会吃,而且爱吃。只是平时江波涛会顾虑这点,早早点些他能吃的,而今天也不知是遇上同好还是满眼只有喜欢的人了,完全把这个发小忘在脑后,满桌都是红艳艳的,周泽楷委屈得只能一个劲扒饭。本来他的话就不多,今天更是沉默了。


不过另一方面,他也算是正式见识了发小的好人缘是怎么来的。


江波涛从吃辣开始,先就美食和孙翔好好交流了一番,简直相见恨晚,接着转回学校,两人从百团活动谈论到迎新晚会,最后话题也不知怎么一转,忽然同仇敌忾开始吐槽起前任学生会会长叶修了。


周泽楷边听边忍不住撇嘴。江波涛对叶修没多少意见,甚至还诚心夸奖过,现在这些附和一听就是敷衍意味浓重,也就能蒙蒙孙翔了。


然而不管他怎么想吧,孙翔就是吃这一套。


一餐饭结束,江波涛就成功超越了周泽楷两年舍友的分量,两人相谈甚欢,最后互相留了联系方式,还约好以后要搭伙一起去C市吃遍当地辣味。


这进度,当真可用神速形容。


然而周泽楷却无法为他高兴。


江波涛并不是第一次恋爱,但是周泽楷可以不客气地说,每一任男友对于江波涛来说都没有他重要。他们是一起长大的发小,一个眼神就能心领神会,这种默契无可取代。


只是这次,他第一次和江波涛吃饭时完全没说上话,所有本应属于他的眼神全部都落在了另一个人身上。他不习惯,非常不习惯。


小江太投入了。


周泽楷想着,心里有一种陌生的情绪涌了上来。并不是嫉妒,而是一种小江会属于别人,他们也将越来越生疏的危机感。


不是恋人就已经这样了,如果是恋人那还得了?


周泽楷盯着江波涛的背影,皱了皱眉。


不知怎么,忽然觉得超级不爽啊。




——TBC——


Lo主:更新了_(Xзゝ∠)_